1. <track id="g9y2s"></track>

        1. 關于市場中出現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的公告

          近期因部分我司原材料供應商利用胡慶余堂合作單位身份,對外公開售賣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并且以我司自營店同類產品價格進行比較后定價,誘導消費者消費,其行為惡劣,擾亂了我司正常經營秩序,造成了不良的市場影響,我司將在第一時間采取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利益。故在此提醒廣大消費者,希望大家在購買胡慶余堂產品時,認準胡慶余堂商標和胡慶余堂正規授權生產企業,并在胡慶余堂直營店及正規授權經營單位中購買消費,以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2019年9月30日

          企業郵箱 ? OA ? 養生論壇 ? 黨群建設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6613號

            浙ICP備13018471號-1   Copyright ? 2016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品牌
          品牌建設 文化理念
          /文化理念

          品牌運作的實踐與思考——胡慶余堂企業文化之解讀

          公元1874年,杭州城發生了一件特大新聞,杭州阜康錢莊的老板胡雪巖,在大井巷開出了一家胡慶余堂國藥號。

          當年,馳名大江南北的“紅頂商人”胡雪巖富可敵國,產業遍及錢莊、典當、軍火、船業、蠶絲、茶葉等,開一家中藥鋪僅僅是他的副業,是他“達則兼濟天下”的一個良好愿望。然而,世事難料,胡雪巖因經營絲業、以一己之力與外國勢力抗衡,導致他一夜破產,諸多產業紛紛倒閉,卻唯獨“做善事”的胡慶余堂尚名存后世。胡雪巖親手經營胡慶余堂不過十年,而幾易其主的胡慶余堂卻歷經一百多年的風風雨雨,至今,金字招牌依然不褪色,其個中緣由值得解讀。

          北有同仁堂、南有慶余堂

            胡慶余堂創建于清同治十三年,坐落于杭州歷史古街的河坊街。杭州是南宋的京都,我國最早的國家制藥管理機構—“惠民藥局”建立于杭州,并由政府頒發的第一部制藥藥典《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杭州成了“古代中醫藥典”的發祥地。胡慶余堂開張那天,胡雪巖在營業大廳的門楣上,掛上了一塊特殊的匾額“藥局”,這在全國是絕無僅有的。胡雪巖憑借著“二品頂戴”的特殊地位,經過清政府默許,才在私人店鋪上仿效官方制藥機構掛“藥局”匾額,從中不難看出,胡雪巖除了旨在傳承南宋官方制藥的全部精義外,也毫不掩飾“一統中藥天下”之雄心。北京同仁堂開創于清康熙八年,由于地域因素,同仁堂以供奉朝廷皇室為業,而胡慶余堂則以服務于江南一帶民生疾苦為主,“北有同仁堂、南有慶余堂”,清朝晚年,胡慶余堂就贏得了“江南藥王”的美名。

          “古建筑”胡慶余堂品牌的標志

            企業的建筑是企業生存的一個載體,胡慶余堂前店后場規模不大,但在工商建筑的形制上卻留下一個“招牌”式的印記,胡雪巖化巨資在歷史古街河坊街上,建立起一座宮殿式的古建筑,在建筑的外圍再建一堵高達12米、長達60米的封火墻,邀請書法家在這片粉色的墻面上,用黑漆書寫了“胡慶余堂國藥號”,每個字高5米、寬4米、足有20平方米見方,令人嘆為觀止,這七個招牌字成為當年全國最大的商業店招。

          從高墻向東轉南便進入大井巷,這就是胡慶余堂的正門。藥店正門不設在建筑群的中軸線上,而是開在東邊的小巷上。大門是青石庫門,門額上長條的青石貼面,看上去像一頂官帽,青磚角疊的門樓,門楣上嵌有“慶余堂”匾額,楷字鎏金。胡慶余堂正門雖開在邊上,顯得很低調,然而卻在門面上暗示顧客,這是一家有官府背景的金字招牌店。這種用建筑語言來體現“亦儒亦商”的做派,確實別開生面,令人肅而起敬。

          “戒欺”胡慶余堂品牌的內涵

            建筑的宏偉只不過是企業的外在形式,支撐企業品牌的不二法則就是企業產品過硬的質量。漫步胡慶余堂古建筑內,一股股濃郁的中藥文化氣息撲面而來,尤其是各種匾額讓人目不暇接,在諸多的匾牌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于“戒欺”匾。胡慶余堂許多匾額都是朝外掛的,惟獨該匾是掛在營業廳背后,面對經理及帳房,是掛給企業員工看的。這塊匾為胡雪巖親筆寫就:“凡百貿易均著不得欺字,藥業關系性命尤為萬不可欺,余存心濟世誓不以劣品弋取厚利,惟愿諸君心余之心。采辦務真,修制務精,不至欺予以欺世人,是則造福冥冥……”。1995年,當時的朱镕基總理視察胡慶余堂時曾說過,應該把這塊匾,送到國家技術監督局去作教材。足以見證,這塊“戒欺”匾,對后人的震撼力。

            “采辦務真”,這“真”,指的是入藥的藥材一定要“真”,除了“真”,還力求“道地”。創建之初,胡雪巖派人去產地收購各種道地藥材。如去山東采購驢皮;去淮河流域采購淮山藥、生地、黃芪;去川貴采購當歸、黨參;去江西采購貝母、銀耳;去漢陽采購龜板;去關外采購人參、鹿茸等等。從源頭上就著手抓好藥品的質量。

            “修制務精”,這個“修”是中藥制作的行業術語?!熬本褪蔷媲缶?。其意是員工要敬業,制藥求精細。在胡慶余堂百年歷史中,流傳著許多精心制藥的故事。

            “局方紫雪丹”  據古方記載,是一味鎮驚通竅的急救藥,胡雪巖著手研制,投入不少名貴藥材,卻療效不佳。他毅然決定重制,召集了許多名醫,卻面面相覷,無一對策。有一位老藥工,欲言又止,胡雪巖見狀虛心討教,老藥工怵怵而言,他祖父相傳,做紫雪丹須用金鏟銀鍋。胡雪巖當場拍板,遂召金銀巧匠耗黃金三兩,白銀四斤,打成金鏟銀鍋?,F金鏟銀鍋被列為國家一級文物,并譽為中華藥業第一國寶。

            “辟瘟丹”  是胡慶余堂的招牌藥,由74味藥材組成,味味都要選用道地上等原料,其中有一味叫石龍子的藥,俗稱“四腳蛇”,那是一種隨處可覓的爬行小動物,以杭州靈隱、天竺一帶的“銅石龍子”為最佳。其外形為金背白肚,背上縱橫一條黃線。為了采集“銅石龍子”,每年入夏,胡慶余堂的藥工,偕師帶徒,一起赴靈隱、天竺捕捉。久而久之,連靈隱寺的僧人也熟知這一慣例,只要聽說胡慶余堂來抓石龍子了,總會提供方便,沏茶引路,采藥濟世。

            胡慶余堂制作“辟瘟丹”時,守著一個“齋戒沐浴”的儀式和規矩。在開工前二個月,胡雪巖規定做“辟瘟丹”的藥工均得離開家室睡在店堂里,要請僧人道家來店堂拜祭誦經,每天要堅持三餐吃素,一次洗澡。所謂的“齋戒沐浴”,說來似有迷信色彩,其實是為了制藥衛生?!褒S戒”就像是廟里的和尚一樣清心寡欲,二個月內不能吃葷菜,由店方提供素食,目的是使職工不患腸胃疾??;而“焚香念經”是為了烘托一種神秘色彩,更添藥物之吉象?!般逶 眲t要求生產辟瘟丹的藥工事先必須自身潔凈,以防污染藥品。

            “真不二價”  在胡慶余堂營業大廳上方,懸掛著一塊“真不二價”的金字大匾。傳說在古代有個叫韓康的人,精通醫藥,以采藥賣藥為生。市場上別的賣藥者常常以次充好,以假亂真,買主討價喋喋不休。而韓康賣的都是貨真價實的藥材,他不許討價還價,他說我的藥就值這個價,叫“真不二價”,反過來讀就是“價二不真”。胡雪巖引用“真不二價”,就是向顧客正言,胡慶余堂的藥,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只賣一個價。

            再講一個頗有經營創意的“活鹿廣告”,胡慶余堂制作全鹿丸時,要叫伙計穿著號衣抬著活鹿,扛著寫有“本堂謹擇X月X日黃道良辰虔誠修合大補全鹿丸,胡慶余堂雪記主人啟”的廣告牌,敲鑼打鼓游街一圈,然后回來當眾宰殺,以示貨真無詐。此廣告牌現存于中藥博物館內。

          “樂行善事”胡慶余堂品牌的延伸

            在胡雪巖經營胡慶余堂的十年中,面對著晚清社會動蕩不安、草菅人命的慘景,他懷抱著一顆“濟世惠民”的良知,將胡慶余堂歷年積攢的利潤,悉數資助公益事業,由于他的善舉,在江浙一帶贏得了響當當的“胡大善人”名聲。他有一句話常掛在嘴邊:“要想做善事,手中先有錢?!?。胡雪巖的樂善好施是有口皆碑的,至今杭城還流傳著許多頗為動人的故事。

            “錢江義渡”  當年,杭州錢塘江上還沒有一座橋梁,紹興、金華等上八府一帶百姓進入杭州城都要從蕭山乘小船過江,到望江門上岸,江上風浪大,容易出險。胡雪巖獨資捐助白銀十萬兩建造碼頭,打造數艘方頭平底大船,開設錢江義渡,免費為過江行人擺渡,義渡興辦十八年來,錢江兩岸未發生有覆舟死亡事件,胡雪巖這一善舉深得人心,后人立碑為記。

            “開倉濟世”  胡慶余堂創建后的一年,江南一帶旱澇交替,瘟疫爆發,在這種情況下,胡雪巖急公好義,就地廣邀江浙名醫研制出“胡氏辟瘟丹”等名藥,在杭州的水陸碼頭,派出數支身穿胡慶余堂號衣的隊伍,他們一面大聲喊著胡慶余堂的店號,一面向上岸或下車的市民奉送辟瘟丹、痧藥等“太平藥”,由于索取者眾多,胡慶余堂決定“開倉濟世”,傾其所存有效藥物一律分送給遇難民眾,當庫房清空時,胡雪巖再下令:緊急趕制不得有誤。以致瘟疫平息后,每年春夏之交的流行季節,各地索藥者仍絡繹不絕,歷時達十年之久。 


          政府評價

            胡慶余堂是一家“百年老店”,走過一百多年的風雨歷程,在幾代藥工的薪火傳承下,胡慶余堂始終不忘“戒欺”祖訓,特別是改革開放的30年來,用市場經濟的理念對胡慶余堂進行了繼承和創新。

            1987年,為了保護古建筑的文化遺存,胡慶余堂制藥工廠外遷,并投入巨資,在建筑群內創辦了我國首家國家級的中藥博物館。

            1988年,胡慶余堂古建筑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并列為浙江省、杭州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黨和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李鵬、朱镕基、尉建行、李瑞環、李嵐清等先后親臨胡慶余堂中藥博物館,并揮毫題詞,殷情勉勵。

            2002年“胡慶余堂”上榜中國馳名商標。

            2003年“胡慶余堂”認定為浙江省首屆知名商號。

            2006年“胡慶余堂中藥文化”列入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

            同年,國家商務部開展“實施振興中華老字號工程”,經過重新認定,胡慶余堂榮獲全國第一批“中華老字號”企業,授牌儀式在首都北京飯店隆重舉行,胡慶余堂馮根生董事長代表浙江省老字號企業協會和胡慶余堂作了“弘揚國藥文化,打造民族品牌”的演講并上臺接牌。

            今年,杭州市委、市政府主辦首屆杭商大會,以馮根生為代表的20名企業家榮獲“品質杭商”稱號,胡慶余堂國藥號等10家企業被評為“金牌老字號”。


          社會評價

          ◆1996年、浙瑞會計師事務所評估“胡慶余堂”商標無形資產為2.14億元。

          ◆2006年、胡慶余堂品牌被中國品牌研究院列為“2006中華老字號品牌百強榜”,品牌價值4.52億元。并被評為浙江省十大標志性品牌之一。

          ◆著名演員劉松仁主演的臺灣電視劇《八月桂花香》

          ◆著名演員陳道明主演23集電視連續劇《胡雪巖》

          ◆著名演員巍子主演40集電視連續劇《紅頂商人胡雪巖》

          ◆臺灣師范大學教授曾仕強榮登中央電視臺主講《胡雪巖啟示》

          ◆臺灣版高陽著長篇歷史小說《胡雪巖》

          ◆關于胡雪巖和胡慶余堂的論著和小說多達50余種


            老字號企業由于歷史的沉淀,往往會折射出一輪歷史的光澤,如果老字號仍穿著這雙歷史的老鞋,沿著預期的路子走,就會為老所累、停滯不前,因為,我國幾乎所有的老字號企業都誕生在以手工業生產為主的商業環境中,它的企業機制和運行模式都帶有那個時代的因子,如在當前市場經濟的浪潮中,仍穿老鞋走老路,就會被市場淘汰。要振興老字號,說到底就是繼承和發揚的問題,繼承就是延續老字號企業的文脈,穿老字號品牌的老鞋,發揚就是走市場經濟的新路。

          建立現代企業治理機構,是老字號的發展之源

            胡慶余堂初創期是前店后場的作坊性企業,隨著工業化的推進,企業升格為工廠,面對市場經濟,必須走新機制和新技術的路子。

          杭州胡慶余堂制藥廠于1999年改制為杭州胡慶余堂藥業有限公司,開啟了現代企業制度的新機制,顛覆了老字號企業傳統的“坐商”作風,使企業取得了良好的業績。

            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展,單一企業的機構對資源共享和品牌開發帶來制約,2007年,成立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集團公司是所有“胡慶余堂概念”企業中的母公司,公司主要是以資本運作、實業投資為己任,還肩負起胡慶余堂商號、商標、品牌及企業文化的開發運作、胡慶余堂各類資源的整合等任務。

            不搞多元化要走專業化,不搞同質產品擴張要走產業鏈路線,是老字號企業走出低谷的有效途徑。

            當今,在胡慶余堂集團公司的旗下,主要擁有胡慶余堂投資公司(資本運作)、胡慶余堂藥業公司(制藥工業)、胡慶余堂國藥號(商業連鎖)、生物公司(生物制劑)、天然藥物公司(中藥飲片)、參茸公司(保健品批發)、醫技公司(醫療器械)、中醫門診部(醫療機構)、中藥博物館(文化產業)、保健發展中心、慶余旅行社和藥膳廳(中藥旅游)、藥材種植基地(桐廬)(金華)及浙江省中藥現代化研究發展中心和浙江省天然藥用植物研究中心二個省級研發機構。

            胡慶余堂完成了從藥材種植、飲片加工、成藥生產、商業零售批發、醫療門診、科研開發以至中藥旅游等為主業的中藥產業鏈的建設。

          建立品牌保護體系,是老字號的立足之本

            一個企業品牌涵蓋企業的字號、商標、技術專利和由品牌延伸的企業文化等。企業品牌系企業的無形資產,是企業核心競爭力。企業商標在企業品牌中起到主導作用,建立以商標為中心的品牌保護體系,是老字號企業在市場運作中的立足之本。

            胡慶余堂早在五十年代就注冊了“古醫”商標,作為藥品專用。老字號企業多是以字號揚名的,以字號作為產品商標注冊,不失為一計良策。八十年代起,將“胡慶余堂”字號作為產品商標注冊,字號和商標的一體,加大了品牌的融合度和美譽度。目前,胡慶余堂等商標在大陸和臺灣香港等地已注冊近60件,并在歐美及東南亞30多個國家注冊。

            由于歷史的原因,上海有胡慶余堂字號的藥店、重慶有慶余堂字號的藥廠,通過協商和仲裁未有結果,外地仍可保留同名字號的使用。

            2002年,胡慶余堂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為商標打假和商標糾紛起到了政策性的保護作用。

            河北廊坊有一家注冊了近五年的胡慶余堂化工有限公司,近期由于司法介于,對方企業撤銷了原胡慶余堂的字號,并付出了一定的賠償。

            2003年,胡慶余堂在商標第三類(化妝品類)上申請注冊,卻被廣州一位自然人以“胡慶馀堂”申請在先,駁回申請。我公司提出關于駁回復審的申請,國家商標局裁定未構成類似商標,并將對方申請的“胡慶馀堂”商標予以公告,目前我公司正在抓緊辦理異議復審。

          傳承技藝,是老字號的生存之道

            老字號企業往往擁有自身獨門的傳統手工技藝,師徒相授,薪火相傳,成為老字號企業的生存本線,在工業化沖擊和社會思潮的影響下,許多手工技藝面臨瀕危狀態,傳承技藝,是老字號企業不可繞過的門檻。

            胡慶余堂國藥號,是一家以中醫門診、現場配方為特色的傳統藥號,大量的中藥飲片需要自制加工,中藥飲片十分注重炮制技藝,而炮制恰是中藥工藝之精華所在。國藥號改制為股份制時,僅有60多名員工,2名技師。經過七八年的發展,現有員工300多名,技師已達32名,杭州市醫藥行業共有技師100名左右,胡慶余堂國藥號三分天下有其一。更為可喜是,國藥號32名技師中,不到30歲的技師達到21名,占66%。胡慶余堂依靠自己的師資力量,以老帶新,以師帶徒,使傳統的中藥技藝后繼有人。近幾年,浙江省、杭州市中藥技師操作比武中,前幾名幾乎被國藥號包攬。公司現有全國技術能手一名,全國中藥調劑員技能競賽優秀選手一名,兩名杭州市職業技術帶頭人,兩名獲得市總工會授予以個人姓名命名的先進操作法。胡慶余堂國藥號現擁有連鎖店30余家,3個中醫門診部,坐落于清河坊歷史古街的營業大廳,其單店的年銷售額就過了億元。


            老字號企業是個商業性的感念,而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個文化成果,如何將老字號自身形成的企業文化,被社會認同而加以保護,是個值得思考的課題。換句話說,老字號企業要在自身的經營活動中,淡化功利,像做文化產品一樣的來做自身的企業。再反過來思考,有文化支撐的產品,有文化底蘊的企業,往往是市場的佼佼者。

          說一段拆遷的歷史

            杭州為七大古都之一,自古錢塘繁華,特別是南宋建都以后,在杭州清河坊一帶商賈云集,是杭州市老字號的聚集地??v觀清河坊歷史街區形成的軌跡,有一個不可小覷的致因,就是因為胡慶余堂中藥博物館的及早建成。80年代后期,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掀起了一場大規模的城市改造運動,清河坊老街也面臨拆遷重建,幸而沿街的胡慶余堂古建筑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胡慶余堂猶如一根坐標巍然而立,因它的保護性的存在,周邊的一些老建筑和老字號得以延續,因而救活了一條街。

            老字號企業的前身大多是商業型企業,在老城區的中心地帶擁有眾多店鋪,形成了一個個歷史符號。所以振興老字號工程,不光是經濟政策上的支持,要在城市化改造進程中善待老店鋪,保留其建筑原貌,就是保留了這個城市的文化之根。

          講一個國難的故事

            2003年春夏之交,杭州市發現3例“非典”病例,市民爭搶抗“非典”藥品,胡慶余堂門前人山人海。聽到此消息后,出差在外的馮根生董事長星夜返回。胡慶余堂國藥號經理向他匯報,防“非典”的中藥一天出售3萬余貼,一貼就要虧2元多,其中急需的金銀花、野菊花等進價飆升,原20元1公斤的金銀花已漲到280元,如果不漲價,藥店恐撐不下去了。馮根生思慮再三,當場向市民作出保證:哪怕原料漲100倍,也絕不提價一分錢。馮根生說,清朝晚期江浙一帶曾流行一場瘟疫,胡慶余堂老板胡雪巖尚能開倉放藥,救百姓于水火,我們共產黨人更應該急國家之急,憂民眾之憂。他下令集團下屬各公司,不惜一切代價生產抗“非典”藥品,一律讓利出售,虧損由企業承擔。由于這句話,胡慶余堂虧損了50萬。2003年4月26日,《人民政協報》頭版刊登署名文章─《向馮根生致敬》。


            一個企業有一個企業的收藏;當一個老字號企業穿越了歷史的時空,她所寓意的不僅是昔日的輝煌,更是一份文化的沉淀和經典的收藏。


          未滿18歲禁止浏览!本站提供|人妻熟女有码中文_亚洲道一本中文字幕_亚洲道一本中文字幕_人妻熟女有码中文